•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顿改良版的小烧烤,热热闹闹地折腾了足有两个时辰,弘晖才站在乌拉那拉氏身侧,意犹未尽的与弘轩和小七定下了过些日子再聚的约定,孝顺地扶着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的乌拉那拉氏往软轿的方向走去。

        乌拉那拉氏困得不行,倒是无关身子,只是因为她们都习惯了早睡早起的作息习惯。

        几个小的玩得尽兴,自然是不觉得。

        连四爷这会儿都有些神色恹恹的没精神了,也唯有尔芙这个大肚子孕妇,仗着在现代时经常当夜猫子有经验,这会儿还能精神抖擞的吩咐丫鬟、婆子们收拾东西。

        “别忙活了,赶快洗洗睡下吧,明个儿咱们叫着蓝沁和弘晖他们一起去游湖!”四爷看着尔芙迟迟不往房间迈步,也不好丢下小妮子独自忙活,转眸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笑着揽住了尔芙已经不纤细的腰肢,轻声说道。

        尔芙顺着四爷的眼神望去,湖面四周都种植着名贵的睡莲,而中间那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又倒映着一轮皎洁的弯月,夜幕下水汽环绕,颇有几分人间仙境的感觉。

        站在万园之园的一角上,尔芙这心里生出了夜游的冲动,但是看着四爷那明显恨不得立马扑到床上补觉的模样,便也不好再折腾了,毕竟四爷明个儿还要去畅春园和康熙老爷子议政呢,不如她们这些深闺女子可以睡懒觉。

        想到这里,尔芙伸出白皙粉嫩的小手,牵上了四爷宽厚的大手,甜甜的露出了两个梨涡,柔声说道:“明个儿的事情,明个儿再说,这会儿时间可不早了,便是爷的兴致好,也该体谅体谅我这个大肚婆的辛苦吧!”

        说着,尔芙就半似幽怨、半似娇嗔的白了眼四爷,丝毫不理会身后被似是雷劈傻的苏培盛那张大的嘴,扯着四爷就往小院里走去,迈着每步不足一尺的小碎步子,硬生生的拗得四爷那霸气四射的虎步变得扭捏了起来。

        四爷笑得宠溺……暗道:这妮子就是个顽童的脾气,喜欢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那不比针鼻大的小心眼里,连自家越发娇憨可人的女儿的醋都吃,怕是这会儿还在因为他将那尊珐琅色琉璃摆件送了小七别扭呢!

        “前些日子听说老九同工部、造办处合力研究出了一种镜子,照起人来甚是清晰,明个儿我就去同他说说,给你也弄一面,可有什么喜欢的花样?”四爷想着,攥了攥尔芙的小手,讨好似的显摆道。

        镜子——难不成这时代有水银镜子了,尔芙不无好奇的想着,但是心里却不大在乎。

        毕竟她前二十年用的就是那些清晰的水银镜子,反倒是来到这里用着那厚实、大气的铜镜,让她稀罕的不得了,连带着外面的人都以为四爷的瓜尔佳氏侧福晋最好铜镜,越是精巧的越好,越是漂亮的越好……

        “还是不要啦吧!

        之前因为爷最先得了圣上赏赐的园子,几位爷心里都不大痛快,再因为那些个不必要的东西找上内务府,怕是他们都要说您恃宠生娇了!

        左右是个照人的东西,我还真是没什么用处,梳妆有丫鬟们忙活着,想必她们也不敢糊弄我不是!”尔芙笑着回握了下四爷,柔声说道。

        说起来,她不是没有在这里看到过水银镜子,相反她的库房里还有两面不知道谁人送来的手把镜是那种材质的,小丫鬟们也曾献宝似的拿出来让她用过。

        可是看了二十年的脸变成了这幅样子,尔芙表示还是有些不大习惯,不如用着模糊的铜镜好,起码她还能自我催眠的忽视掉铜镜里的人影不是她原本的样子这点……

        所以,那两面价值不菲的手把镜,自然成为了她库里的收藏之一,之前小七倒是曾要过几次,她也大方的给了一面出去,应该还有一面,那是她给肚子里小宝宝准备的见面礼。

        那两面手把镜都是银底雕缠枝花纹嵌红绿宝石的名贵货。

        即便是四爷府阖府上下也找不出第三面来,连福晋那里也没的这新鲜玩意,那还是旁人听说她喜欢镜子,糊里糊涂送来的呢!

        四爷倒是不怕被人说他恃宠生娇,身为皇子,若是连吃穿用度都不能好些,那日子是不是过得太惨了些,不过他也想起了尔芙库里收着的那水银镜子,料想她是不喜欢的,便不再替这茬了,反而说起了之前要换琉璃窗子的事情。

        趁着这次阖府大修,四爷可是让内务府好好出了把血。

        除了丫鬟、奴仆居住的那些不起眼的地方,从前到后的所有院落里的正房、厢房,乃至于后罩房、倒座房都被他要求换上了一流水的琉璃窗子。

        现如今烧制琉璃的技艺,还不如后世那般如火纯青,所以多是些彩色的玻璃。

        似是水彩渲染般的红蓝绿等颜色,通透度倒是不差,只是配合着灰墙黄瓦朱漆窗子的老北京四合院,便显得不是那么自然了,所以四爷就给内务府造办处那些机灵鬼们提供了一条看起来特别靠谱、又特别不靠谱的法子。

        烧出透明琉璃就留下替换窗纱等物,那些彩色的琉璃,统统做成各种样式的摆件,而小七手上拿到的那件就是第一波出品的繁花盆景摆件,姹紫嫣红的剔透如顶级琥珀,阳光流连在上的时候,那股子映波闪烁的样子,别提多漂亮了。

        原本还觉得四爷存心为难他们的造办处一干人等,在看到这些琉璃摆件的时候,那心里别提多欢喜了,当场就有巧手工匠自告奋勇的雕刻好模具,吹出了两尊栩栩如生的飞龙腾空摆件送去了乾清宫。

        到底是新鲜物,即便康熙爷已经很是内敛,但是那微微扬起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好心情,更别提康熙爷还大手笔的赏赐了造办处那一干能工巧匠们。

        这有了当今圣上背书,无论是前朝的宗亲大臣,还是后宫里那些宫妃,纷纷都在第一时间爱上了这种琉璃摆件,所以,即便四爷作为提出这个建议的先驱者,也只是收到了造办处作为回报送来的那唯一一尊繁花盆景摆件。

        尔芙无所谓的笑了笑,暗道:这些古代人没见识,她能说就现在那些贵人爱不释手的琉璃制品,在现代都成为了最普通的日常用品,从玻璃水杯、酒杯等最普通的东西,到稍微精巧一点的玻璃花瓶,不论是通透度,还是轻薄程度,那都是甩现代琉璃制品几条街好伐。

        不过既然出现了琉璃摆件,尔芙看着房间里那细白瓷的茶盅、提梁壶等物,心思微动,笑着说道:“说起来那琉璃透明度甚好,不如让造办处置办些杯碟等物吧?!?br />
        “这事算不得什么难事,但是造办处人手有限,怕是一时半会用不上,可是你觉得这些东西用着不顺手了,不如让人送几套好的贡瓷过来给你挑选吧!”四爷接过尔芙送上的茶盏,微抿了小口润唇,点头说道。

        “不用,倒也不是什么急事,改日我画些图纸,让那些匠人照着做就是了!”尔芙摆了摆手,示意玉静去膳房取来热水洗漱,便含笑坐在了四爷身边,掰着四爷那硬如钢筋般的手指打发时间玩。

        眼见玉静去了足足有两刻钟,还没有回来,尔芙不开心的嘟了嘟嘴。

        这吃着烧烤的时候,尔芙不觉得那炭火烤制的肉类有什么味道,但是这会儿坐在房间里,那沾在衣袍、发丝、手脸脖颈等地方的烧烤味就不大好闻了。

        之前在现代的时候,她每次吃过烧烤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往卫生间里跑,倒是从未细细品味过这种回味。

        想到这里,心理生理双重不适应的尔芙拧了拧四爷手心里的嫩肉,喃喃道:“若是能将那井水引进房间里就好了,到时候只要让仆妇们加热就能直接洗漱,也能减去这等待的时间了!”

        以往在西小院住着,因为有自己个儿的小厨房伺候热水,她倒是不觉得别扭,可是这来到园子里就有些别扭了,一直没有考虑过建造一处现代气息浓郁的卫生间,但是这会儿却不得不考虑了。

        “矫情到你这幅样子,真是也只有我能受得了你吧!”四爷也察觉到了那股子腻人的味道了,不过倒没有尔芙那么反感,看着尔芙拧眉闹别扭的模样,又注意到小妮子已经掐着熏了淡淡紫檀香的帕子堵着口鼻,笑着揉了揉尔芙的发顶,轻声道。

        四爷嘴上说尔芙矫情,心里却在考虑着尔芙的建议。

        他虽然不是来自现代,但是自小生活在皇家,见惯了匠人设计的机关巧设,又接触过不少记录古文化的书籍,想着建造一处漂亮、方便的浴室所需要的材料和时间等问题,只片刻工夫,脑子里已经有了个雏形,但是却没有明言,反而一心想给尔芙个惊喜。

        尔芙的不满,很快就在玉静领着一众粗使宫女拎着热水进入净室时消失了,也顾不上再理会四爷,挺着大肚子,健步如飞的就往净室里冲,惊得四爷不是一点点呀。

        “当心些!”四爷迈着大长腿追上,一把揽住了尔芙的腰肢,细声嘱咐道。

        四爷那温柔的模样,看得尔芙都忘记身上的味道了,腻在四爷的怀里,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最后还是那往浴桶里注水的哗哗水声,唤醒了她想要洗澡的迫切心情,这才红着脸推开了四爷,拧着袍摆,迈着小碎步的挪进了净室。

        尔芙进了净室里洗漱,四爷也就在苏培盛的伺候下,在四周挡了屏风的卧房里洗漱了起来。

        净室里,水汽袅袅,花香阵阵……

        那飘着鲜花瓣的水里,带着一股子幽幽香气,尔芙只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懒洋洋的趴在那雕刻着缠枝莲纹的浴桶边,吩咐玉静上前替她按摩解乏。

        一直泡得水有些凉了,尔芙才恋恋不舍的在净室外,四爷那连声催促下,拖着发软的身子走出了挡在净室前的屏风。

        尔芙穿着一袭轻纱拖地的抹胸浴袍,露出那性感的锁骨和圆润肩头,单手抚着滚圆的肚子,长发垂肩,眼含水雾的来到四爷身边,带着淡淡的花香,引得四爷连吞了几口口水,这才干巴巴的说道:“才刚沐浴过,你也不怕着凉……”

        说完,四爷就好似避嫌般的转过了头,扯着搭在床上的一条轻纱披帛搭在了尔芙露在外面的肌肤上。

        看着四爷那微微泛红的耳尖,尔芙低头抚摸着滚圆的肚子,低语道:“太医说我胎像不错的,若是你想……该是可以的!”

        “胡闹,从府里过来,一路上车马劳顿,虽然你胎像好,也不能冒险,若是你实在想的话,等明个儿见过了胡太医再说!”四爷紧了紧尔芙身上披着的轻纱,眼泛春色的哑着嗓子说道。

        尔芙闻声,不禁瞪大了双眸。

        爷,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敢做不敢当了,居然还好意思说人家想,明明就是您受不住诱惑好伐,不过这样也能证明了咱的吸引力,咱就勉强原谅你一次吧!

        尔芙心里如是想着,转眸笑着点了点头,自顾自的掀了薄被,抬腿坐在了床上,假模假式的掩唇打了个哈欠,扯着被子就躺在了熏得香喷喷、干爽舒适的被窝里,低声道:“这一天折腾的不浅,我这身子还真是乏了,爷也早些歇下吧!”

        说着,尔芙就瞄了眼四爷腿间那可疑的凸起,转身抱着绣了并蒂莲的糖果枕睡觉去了。

        听着尔芙那越发悠长的呼吸,四爷暗暗咬了咬牙,姿势有些奇怪的走进了还飘着水汽和香氛的净室,连连捧着铜盆里的清水洗脸降温,一直到压下心里的涟漪,这才慢慢走出净室。

        娇人在侧,那股子香气似自带导航系统般的往四爷的心里头钻,引得四爷整个晚上都在做与不做间挣扎……最终在东方现出鱼肚白后,顶着眼下微微泛青的黑眼圈,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的叫了苏培盛进房伺候,饿着肚子就往畅春园去了。

        相反,一夜好眠的尔芙,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伸着懒腰坐起了身子,迎着窗外明媚耀眼的阳光,露出了一抹甜美可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