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都 > 第六十九节 心念百转千回

    第六十九节 心念百转千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魏十七所请,本在意料之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如此果决,毫不患得患失,心性坚忍至此,亦不多见。帝子微一沉吟,青岚察言辨色,正待先行告退,魏十七浑身一震,似从一个悠长的梦中醒来,神情有短暂的恍惚。

        修炼命星至星髓灌顶,为一道难关,单凭自身参悟,纵得秘术,亦要耗费无数光阴,天后为应验天帝谶言,诞下帝子,不惜损耗本源,强行将魏十七推向“星髓灌顶”之境,促其一日千里,横空出世,与王京宫主曹木棉、餐霞宫主崔华阳相匹敌。

        星髓灌顶之后,举步维艰,下一道难关称为“炼化灵机”。

        灵机乃先天之灵,万物之母,衍化诸天诸界,天庭灵山,大千世界,尽从此中来。灵机无所不在,虚无缥缈,然则非有大神通大气运,不得其门而入,更不用说炼化灵机了。

        昔日天庭初立,天帝收拢灵机,得证帝位,与西天灵山相抗衡,及至倾天之变,三十六宫七十二胜境分崩离析,十万天兵天将自相残杀,灵机重又散失,天庭亦名存实亡。

        力挽狂澜,重立天庭,关键在于收拢灵机,否则的话,帝子纵然引动紫微星,亦未可得证帝位,以天帝自居。

        灵机虽已散失,却并非无??裳?,星辰,仙界,大殿,胜境,洞天,乃至涓滴星药之中,皆可觅得灵机踪影。魏十七手中握有奚少微遗下的兽纹臂甲,此乃五明仙界之锁钥,五明宫业已不存于世,帝子初掌权柄,大可敕封他为五明界主,入仙界修炼,探求灵机之妙,此乃天帝一脉修炼命星的不传之秘。

        然则天庭崩坏,天帝陨落,秩序荡然无存,每一次开启仙界,都要损耗大量寿元,无异于饮鸩止渴,透支未来。仙界因此沦为鸡肋,幸存于世的诸位宫主,无不将仙界一一封禁,非迫不得已,绝不轻易开启。

        当日五明宫主奚少微与吞天大圣拼死力战,不惜催动兽纹臂甲,张开五明仙界吞噬对手,拼着将此界毁去,也要灭杀吞天大圣。这是玉石俱焚的绝户手,短短片时工夫,奚少微便满面皱纹,衰老不堪,仙界反噬其主,折损寿元非是耸人听闻。

        魏十七乃天帝谶言所指之人,入仙界炼化灵机,如若有害无益,帝子亦不会行此险棋。他传下秘术心法,命魏十七搜寻延寿之物,李代桃僵,入五明仙界炼化灵机,真仙延寿之物极为难得,以之作为敲门砖,其中的利弊得失,存乎一心,帝子也不勉强,任由他自择。

        帝子手段,天马行空,非他人所能及,在青岚,只过去一瞬,在魏十七,却已神交半日。

        不待青岚开口,帝子抬手阻止,微一沉吟,道:“他化自在天既有来使,可放他出来说话?!?br />
        支徵奉他化自在天魔王波旬之命,远赴餐霞宫拜见天后,但帝子有命,她不敢推脱,当下十指勾勒,镜光闪处,魔将支徵落于云池之畔,头昏眼花,不知身处何处。

        他用力摇了摇头,眸中魔纹明灭,下意识惊呼一声:“天帝!”旋即觉得不对,紫微星熠熠生辉,星光下垂,气息磅礴,神威深藏不露,偶露一线端倪,举手投足便能将自己碾灭,但对方的相貌委实太过年轻,只是个稚气未曾脱尽的少年郎,与传说中的天帝大相径庭。

        魏十七提点道:“帝子座下,毋庸讳言,波旬有何言说,只管如实道来?!?br />
        倾天之变,天帝不知所踪,大雷音寺似有异动,魔王波旬退而求其次,意欲寻找天后,探听天帝下落。天帝不出,帝子亦是主事之人,这一番奔波,终究没有白费,支徵不无急智,心念百转千回,一一灭去,当下俯身行礼,恭恭敬敬道:“末将奉魔王之命,拜见天帝,愿驱他化自在天十万魔众,与天庭联手,缔结盟约,共抗西天灵山大雷音寺?!?br />
        之前准备的一番言辞,只为说动天后,如今面见帝子,全无用处,索性将魔王之意和盘托出,任凭帝子抉择。

        云池之旁,别无外人,魔将支徵道明来意,果然与魏十七推测的一般无二。帝子虽然年幼,行事却极为老到,淡淡道:“波旬既有此议,未为不可,兹事重大,魔王若不能亲至,当遣魔女离暗来此,细细分说?!?br />
        支徵微微一怔,不敢违抗帝子之命,只得答应下来,虽与预料不同,但得了一个准信,魔王跟前,也交代得过去了。他目光闪动,试探道:“敢问殿下,不知末将是否有幸,拜见天帝?”

        青岚见帝子不答,淡淡道:“支魔将可退下?!?br />
        魏十七旋即上前,引着魔将支徵退出云池,往云浆殿而去。支徵满腹狐疑,正待向他询问一二,魏十七摆摆手加以阻止,提醒道:“帝子一言九鼎,支魔将初来乍到,切勿僭越?!?br />
        支徵心中一凛,天庭鼎盛之时,与他化自在天形同陌路,偶有魔物冒天下之大不韪,闯入星域,多半为诸殿真仙灭杀,难有幸免。如今风雨欲来,系大争之世,大变之局,帝子邀离暗出使,半为盟约,半为质子,他这等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能全身而退,已是意外之喜,切勿再节外生枝。

        一念及此,支徵顿生退意,当下住口不言,跟随魏十七而去。

        “支魔将奉魔王之命,远赴星域,真身降临,既然得见帝子,自须速速回转他化自在天复命,之前应允之事,可否有变?”

        支徵心中打了个咯噔,警惕道:“不知殿主欲末将斩灭谁人?”

        魏十七悠悠道:“三十三天外菩提宫,有大泽、重阳、彗月、洪明四殿,彗月殿主仇真人业已归附云浆殿,剩下大泽殿主商浮槎、重阳殿主臧太乙、洪明殿主祝玄三人,有劳支魔将一一斩杀?!?br />
        支徵亦听说菩提宫率众来袭,一场大战,宫主陆海真人以四殿为羽翼,斩灭了正阳四宫二十八殿不少真仙,魏十七欲借刀杀人,灭了大泽、重阳、洪明三位殿主,当在情理之中。支徵自恃魔功诡异,潜入菩提宫行暗刺之术,纵不能得手,亦可全身而退,当下慨然应允,完此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