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踏天无痕 > 第一千零六章 秘约(二)

    第一千零六章 秘约(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南黎境内江河湖泊纵横,大量的湖泽滩地溪河江流构成一道道屏障,曾一度是南黎与雍京沟通往来的障碍,但魔劫暴发以来,也限制住魔劫往南黎肆无忌惮的漫延,早初时,烈王秦冉率南路军主力,会同南黎防卫军,与三四百万魔族,就在洞庭山附近地区对峙、战斗,庇护南黎十万里疆土,没有怎么遭受蹂躏。

        建兴三十九年,塔山防线崩溃,五百万人族精锐灭亡,继而太上天尊所率的北路军四百万精锐大部在燕州被灭,仅太上天尊率残兵退入雍京城,继而雍京城又被上千万魔兵死死围困住,整个崇国就仿佛是狂风的一抹烛火,随时都会被卷灭掉。

        这时候往同面聚拢过来的魔兵魔将越来越多,未开智的魔物更是铺天盖地,而同时南黎境内的宗阀世族最后一点抵抗意志崩溃,纷纷举族往南撤退,意图越过云岭,逃到天南国境内避祸。

        没有南黎宗族世族的支持,没有后勤补给,烈王秦冉也没有洞庭山附近立足,被迫南撤,最终以云岭北麓的安泽城为核心,重新构筑防线。

        同时也好在天南国高层大部分人还勉强算是清醒的,知道要是放南黎宗阀全部逃进来,令千万魔兵占据云岭,天南国北部地区就会顿时陷入滔滔魔劫之中,除了迅速出兵关闭从云岭逃入天南国的大小隘道不说,还对未曾允许入境的南黎宗阀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迫使他们退回到云岭之中,进立防线,作为天南国北面的屏障。

        这也令烈王秦冉所率的南路军在背后,还勉强算是有所支撑。

        时间一晃就是建兴四十四年。

        在这四年时间里,在北陵军及西北域的强力支持下,陈海、秦虎山等人在室韦山西麓拼死将玄阴谷魔兵拖住,还连斩大捷,最终使得北廷的凡民,大多数都成功撤到紫柏山脉附近,还沉重打击了玄阴谷魔兵的嚣张气焰,但是南路军、南黎护卫军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宗门、宗族,在四年前就第一时间仓惶南下,二三百万魔兵随着大踏步的跟进过来,以致南黎境内、安泽城以北的近二十亿凡民,绝大多数都没能逃出来。

        魔兵吞噬凡民血肉,越来越强、越来越多,新的魔将魔侯迅速成长起来,但也好在天南国直接出兵进入云岭北麓,与南路军、南黎护卫军在云岭北麓一字排开,互为支撑,以千余万精锐兵马,总算是令魔兵暂时没能将触毛伸入八九万里绵延、南北纵深最宽处逾万里、最窄处也有上千里的云岭深处,也庇护逃入云岭深处的四五亿凡民,没有都遭受罹难。

        这时候雍京陷落的消息已然传来,城池里的守军也再次滋生不安的情绪,当更多更精锐的魔兵涌来,谁也不清楚云岭北麓的这道防线能支撑多少?谁也不清楚,就算这道防线能一直支撑下去,他们这些将卒又能几个人能活下去。

        南路军大多数将卒的亲族家属都在雍京城,或者经雍京城疏散到云州之中,但魔族占领雍京之后,必然会对云州用兵,将滔天魔劫漫延到云州天域之中,这对将卒的士气打击更为惨烈。

        何况魔奸的说法,也悄然在军中流传开来,只是在烈王秦冉严令禁止下,没有人敢公开宣扬此事而已。

        虽说姬江野三个月前也符书传信到安泽城,提及姬嘉年、鸠山河、季无双、朱温等人乃魔种、魔奸之事,但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没有实足证据之前,烈王秦冉、嵇无烹等人实难以相信。

        更何况太上天尊率残兵,正在南下会合途中,已经将雍京陷落的详细情形都在先行传来的符书中写明。

        要不是姬嘉年、鸠山河、季无双率嫡系亲卫,拼死搏杀,不惜身受重创,最终在雍京城南的牯龙岭撕开缺口,雍京最后十数万残余精锐,包括太上天尊秦世民在内的十二名天位真君,根本没有可能杀出上百魔君统领千万魔兵组成的重围。

        随秦世民南逃的十数万残兵,可以说是玄元上殿最后的精锐,几乎个个都有辟灵境的修为,赶过来跟南路军会合,使得玄元上殿犹能保存最后一分元气,这叫秦冉、嵇元烹怎么相信姬嘉年、鸠山河、季元双三人有问题。

        然而回想三国裂海东而治,悠忽万年,崇国先崩于魔劫,叫烈王秦冉也情难以堪,也不知道之后出路到底在哪里,不要说魔劫难渡了,就算熬过魔劫,流阳宫残孽又在西北域崛起,到时候双方必然又将有一番血战……

        心思游离之间,烈王秦冉心神一悸,觉察到千里之外有两道气息正飞速向安泽城接近,其中一人竟然是从雍京城突围时跟南下残兵主力杀散的思恣?

        而另一道气息,竟然是一头青鳞魔,烈王秦冉只当思恣正受魔族强者的追杀,当即也是霍然而起,飞出大帐带着百余亲扈,往北飞去——这时候嵇元烹也觉察到秦思恣与青鳞魔一前一后往安泽城而来,也是从宅中飞出,带着亲卫与烈王秦冉会合北上,以免魔族有什么阴谋。

        一炷香后,烈王秦冉与嵇元烹飞过一座山岭,已经能看到秦思恣与一头青鳞魔正一前一后从一座小湖的东岸南下,这时候左右数队魔族前哨兵马也被惊动,正从后方包抄过来,想要与那头青鳞魔会合,将秦思恣截下。

        “小小米粒这珠也敢放光华!”雍京城陷落,烈王秦冉心郁被压抑到极点,这时候也是杀气毕露,不等扈卫去救思恣,当下华发怒张,青虚斩龙剑便化作一道青虹,往那头青鳞魔横空斩去。

        “殿下是这么欢迎老朋友的吗?”陈海的声音直接在烈王秦冉的识海中响起。

        烈王秦冉一惊,当下凝住青虚斩龙剑,定晴朝那头青鳞魔看去,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头青鳞魔竟然是陈海所化变,他朝嵇元烹看去,见他这时候也是又惊又疑,想必陈海也通过神念跟他打招呼了。

        烈王秦冉当即吩咐左右扈卫,说道:“你们去拦截那些魔族前哨,这边交给我与嵇大人处置便好?!?br />
        左右扈卫去拦截魔族前哨兵马,烈王秦冉、嵇元烹“擒下”青鳞魔,带着千辛万苦逃到安泽城的秦思恣,先回行宫后宅,将无关人等都遣开,才将“青鳞魔”放开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变回人身的陈海,喝问道:“你真是好大胆,难道不知流阳宫余孽,乃帝国必诛的大逆之党吗?”

        “殿下不想知道陈海手里到底有什么能证实鸠山河、姬嘉年等人,确实是魔奸无虞吗?”陈海哂然一笑,径直走到烈王秦冉对面的长案后坐下,也不忘朝嵇元烹当年这个自己的老上司揖礼问安。

        烈王秦冉、嵇元烹之前是不相信鸠、姬等人有问题的,但陈海都孤身护送秦思恣赶来安泽城见他们,他们又能说什么,只是盯着陈海等他将“铁证”拿出来。

        陈海将都天魔印取出,计都从都天魔印里出来站到陈海身后,陈海再将鸠真元胎抓摄出来,送到秦冉、嵇元烹身前解开禁制。

        鸠真的元胎在碎星峡,不知道被陈海取走多少滴仙灵胎血,这时候修为已经被削弱到天位三重,根本无力挣脱陈海对他所下的禁制,没想到此时竟然已经在安泽城、在烈王秦冉及嵇元烹面前。

        嵇元烹跟鸠真以及鸠山河他们在一起修炼数千年,然后才随太上天尊造商秋阳的反,鸠真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认识,只是没想到鸠真竟然还活着,震惊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陈海这才将他与龙帝苍禹、谢觉源、苗凤山等人在天狼山以东设局伏杀虞安老魔,缴获都天魔印等邪宝、擒获鸠真以及从鸠真那里所获知的一切秘密,都徐徐说来。

        烈王秦冉、嵇元烹作为天位第五、第六境的绝世强者,又经历当年的乱事以及太多的剿魔战事或平叛、征讨战事,自然不会像不谙世事、在温室里修行的秦思恣那般,会追问陈海为什么拖到这一刻才将这些证据送过来。

        他们知道陈海不这么说,根本不可能还能有十数万精英子弟逃出来。

        “多谢陈侯出手传信,还请陈侯即时回西北域,免得与帝君相见,两相为难——我们会安排好铲除鸠、姬等人,令他们绝无可能掀风作浪!”秦冉说道。

        虽说父皇杀姜寅有些仓促,也导致后续一系列的惨败,但姜寅乃流阳宫余孽,站在他们立场,杀之又没有什么大问题,目前的局面已经混乱成这样子,魔劫未消之前,烈王秦冉也不想在这种新仇旧恨上纠缠,想着陈海赶紧离开。

        “倘若仅仅是将物证呈于殿下之前,何苦我亲自跑这一趟?!背铝⒆诔ぐ负罂徊欢?,说道。

        “陈侯还要意欲何为?”嵇元烹倾过身子,问陈海道。

        看到嵇元烹有跃跃欲试之意,陈海便知说服秦冉不难,径直问道:“铲除魔奸后,殿下当真以为南路兵马及南黎护卫军在帝君的率领下,有可能消弥这场滔天魔劫吗?”

        “此事绝无可能,陈侯休要再说,要不然的话,不要怪本王翻脸无情?!绷彝跚厝讲簧?,截住陈海的话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陈海朝嵇元烹看过去。

        “我等修为,皆是帝君传授;我等权柄,也皆是帝君所赐,我们怎么可能做这不忠不义之事?”嵇元烹慢腾腾的说道。

        “帝君原本就传位给建兴帝,只是魔劫暴发后,建兴帝难当重任,帝君才亲理军政之事,”陈海一字一句的说道,“而此时帝君杀出雍京重围,又身负重创,殿下不将御魔大任接到自己肩上,不让帝君能潜心安渡晚年,还要帝君劳心劳神……陈海在这里说句冒昧的话,殿下似乎不能算是太孝顺??!”

        秦思恣坐在下首是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一场篡位夺权的图谋,竟能让陈海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似乎大父他不篡位就真成不孝、不忠、不义了。

        烈王秦冉还是绷紧脸,没有给陈海好颜色看,但也没有像他刚才所说的,陈海再说下去他就翻脸无情。

        “只是希望帝君继续勉强其难,领导御魔的人太多了,骤生变故,以后不要说约束安西、南黎、南诏三路兵马了,怕安泽城中,军心也会破灭掉?!憋胨党鏊亲畲蟮牡S?。

        此时安泽城中人心惶惶,怎么可能还经得起篡位废帝这么大的变故,这跟帝君不分时机逼死姜寅,又有什么区别?

        即便秦冉真有篡位之心,也要等局势稍稍安稳之后再说。

        “倘若流阳宫与七宗都拥立新帝呢?!背潞N实?。

        “怎么可能,你不在魔獐岭自立为帝?”听了陈海这话,这一刻秦冉再也坐住,难以置信的问道。

        嵇元熟也难以相信陈海的话,盯着陈海的眼瞳,想要从中找出一丝伪善的阴影。

        据可靠消息,西北域都着手组建天枢院、太尉府、太宰府这三个掌管宗门、军政、民事的机构,摆明了北陵军及七宗要在西北域重新立国,也是这一点,才叫姬江野之前的符书传信更不可信。

        陈立以为特殊的地位跟功绩,极可能会被北陵军及七宗推为新帝,谁能想象他孤身跑到安泽城,说要一起拥立秦冉为帝?

        “即便是洞察一切的神明,在岁月长河中都难逃腐朽的命运,商秋阳就是前车之鉴,我要当这个皇帝干甚?”陈海哂然一笑,说道,“而倘若能侥幸渡过魔劫,我意在探寻破解生死之谜,对这个帝位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要不然我早就在燕州称帝了……”

        焰湖神塔、太虚龙魂鼎都表明在星衡域之外,还有着层次更高的天地存在,有生之年,他要么想办法回一趟地球,要么到这些天地去长长见识,都比留在海东大陆称王称帝要强。

        再说他真要称帝,在生命快走到尽头时,面临生死大考时,未能会比商秋阳、魏伯阳能英明。

        而且崇国已经支离破碎了,倘若不能将最后残剩的力量凝聚起来,凭什么去扛过魔劫?

        倘若能渡过魔劫,陈海对崇国未来的期许是能实行藩国制,也就是说秦冉表面上是诸藩国共主,但藩国内部实行自治,也是防备事后秦氏皇族恢复实力了,会对北陵军动手。

        当然,到时候西北域、燕州成立藩国,陈海也没有兴趣去当什么藩王。

        对这些打算,陈海也是不加掩饰的直接跟秦冉、嵇元烹说清楚,也是要他们这时候就答应这样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