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心悦诚服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心悦诚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青桐连忙将隐魂扶住,慢慢地放了下去,小心翼翼地给他盖上被子。然后,将自己的脸埋进隐魂的被子里,泣不成声。

        林宛见此情形,不由心中酸楚,转过头去,看向王琪,不解地问道:“小琪,隐魂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么不认识青桐了?”

        王琪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那血蛊虫以血喂养,以毒为食。它长成之后产生的毒性,有无数种可能,也许隐魂所中的这种毒可以影响人的神智和心性。不过,依我来看,陆曼婷喂养的血蛊虫还是幼虫,毒性并不太大。隐魂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等解毒之后,应该不会对他的心神有什么影响。至少刚才他还能听到您和青桐的话,证明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神智?!?br />
        林宛微微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皱眉问道:“需要多少陆曼婷的血,才能解除隐魂所中的毒?”

        王琪想了想,肯定地答道:“如果陆曼婷真的是那血蛊虫的主人,只需要一碗她的血,就够了?!?br />
        林宛不禁蹙眉,心中暗忖,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到陆曼婷一碗血呢?即使明日陆镇庭真的拿陆曼婷的血来换,也不可能忍心放整整一碗自己女儿身上的血啊。

        周天启见林宛沉吟不语,知道她在为此感到为难,走到她的身边,柔声问道:“要不要我去帮你弄来?”

        林宛抬眸看着周天启,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用,我会想办法的,我不希望你和她有任何接触?!?br />
        周天启轻轻一笑,点了点头,道:“好,我都听你的?!?br />
        林宛笑着嗔了周天启一眼,转头对王琪低声吩咐道:“你和青桐好好照顾隐魂,轮换着回去休息,别把自己累倒了。你要好好劝劝青桐,不要太担心。解药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明白吗?”

        王琪点了点头,道:“是,小姐,您也回去休息吧,天都快亮了。这里有我们,您放心吧?!?br />
        林宛弯唇一笑,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隐魂的房间。周天启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缓缓向正屋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林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疲惫地靠在床头,闭上眼睛,眉头微微地蹙着,似乎有挥之不去的愁绪。

        周天启心疼地看着林宛,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轻轻地将她扶起坐好。然后,帮她脱去外衣,挂在床边的衣架上,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伸出修长的手指在林宛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揉按,口声低声哄道:“别想了,睡吧?!?br />
        林宛微微点头,靠在周天启的怀里,脸上不禁泛起甜蜜的微笑,闭着眼睛,感受着周天启温暖的怀抱和无尽的柔情。

        太阳穴处传来淡淡的清凉和柔柔的触感,很快就缓解了林宛一晚上的紧张和疲劳,身体也渐渐地放松下来,窝在周天启的怀里,缓缓睡去。

        周天启抱着林宛,躺在床上,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又要起来去上朝了。起身换上朝服,轻轻地在林宛的脸上印上一吻,看着她熟睡的小脸,勾唇一笑,转身悄悄地走出了她的房间,轻轻关上房门,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黑暗中,林宛突然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穿上衣服,点亮桌上的油灯,低声唤道:“烈风,进来说话?!?br />
        “是,小姐?!倍叽戳曳绲纳?,随后,房门开合,烈风已经站在了林宛的面前。

        林宛从袖中取出一包药粉,递给烈风,低声吩咐道:“烈风,你将这包药粉拿去给陆国公府的四小姐陆曼缦,告诉她,如果她想要保住她母亲的命,就要拿整整一碗陆曼婷的血来换。这是一包迷药,方便她迷晕了陆曼婷,好行事的。告诉她,今日亥时末,带着陆曼婷的血到南城门外的土地庙,来与我们交换?!?br />
        烈风一怔,将信将疑地接过林宛手中的药粉,心中疑惑不解。

        林宛淡淡一笑,解释道:“陆曼缦就是曾经住在我们宛心阁里的小河,她的母亲是倩女宫的宫主陈素素,父亲是陆国公陆镇庭。她既然已经进了陆国公府,成为了四小姐,那么她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天当我看清楚那个黑衣人时,我就觉得那个黑衣人的眼睛似曾相识。后来,我仔细回忆了很久,才想起来,那黑衣人的眼睛和小河的眼睛长得一模一样??茨呛谝氯说纳砀?,绝对不是小河,那么就一定是小河的母亲陈素素?!?br />
        烈风微微点头,又蹙眉问道:“可是,小姐,您仅凭一双眼睛就是断定那黑衣人就是倩女宫的宫主陈素素吗?您又是怎么断定那黑衣人就是陆国公的暗卫首领阿东的呢?”

        林宛微笑点头,道:“那黑衣人的身姿窈窕,腰肢柔软,身上还有种清淡的香味儿。那种香味儿是与生俱来的,那柔软的腰肢是长年跳舞练出来的。那黑衣人的动作和身姿,让我想起了无忧姐姐,无忧姐姐的舞姿曾经是跟陈素素学过的,所以,她们二人之间的动作姿势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有这么多的证据,足够让我断定,她就是陈素素。至于她是不是陆国公府的暗卫首领阿东,我是猜的。上次隐魂说,陆国公府的暗卫首领阿东武功极高,从身形和声音都无法分辨男女。我想,陆国公府有这些特征的暗卫应该不多吧,那黑衣人却满足所有的条件。而且,陈素素姓陈,把这个‘陈’字拆开来,就是阿东?!?br />
        烈风恍然大悟,心悦诚服地向林宛一抱拳,恭恭敬敬地道:“是,小姐,属下明白了?!?br />
        林宛淡淡地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道:“去吧,你要万事小心,希望小河不会让我们失望?!?br />
        “是,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将此事办得妥妥当当,万无一失?!绷曳绻砹烀?,向林宛恭恭敬敬地一揖,转身走出了林宛的房间,轻轻关上了房门。

        才寅时末,窗外依然漆黑一片。林宛安排好一切,终于稍稍放下心来,脱去外衣,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感觉被窝里还是暖暖的,空气里还弥漫着爱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