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恐怖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472章 医生(1)

    第1472章 医生(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以为自己会碰到鬼,但走廊里面没有阴气。

        那个歌声断断续续,唱歌的人心不在焉。

        我蹑手蹑脚进入了走廊,屏住呼吸,一点点靠近泄出光芒的那扇门。

        鬼片里面常有这种剧情。鬼不是在门内,就是在主人公的身后,在主人公偷窥的时候,从身后拍一下。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

        除非那只鬼直接现身,不然不可能突然出现。这种情况防不胜防,实在是没必要浪费经历,分散注意力。

        我已经走到了那条门缝前。

        从门缝里射出来的光芒是白色的,好像是白炽灯的光。但从光线强弱来看,可能就是个台灯在发光。

        我将脑袋凑到了门缝处,没看到人,就看到了一张办公桌。

        之前我就看过了,这一层是急诊外科的病房,而这间房间是医生的办公室。房门口贴着医生的铭牌,在这边办公的医生叫罗有权。

        我第一眼没看到人,房间里的歌声还没停止,我就稍微换了个角度。

        几次之后,我终于看到了病房里的人。

        那应该是个人。我看到了他的影子。他背对着我,正在橱柜前找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走向了办公桌。

        这让我看清了他的模样。

        那是个年轻男人,二十多岁的样子,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神情却是懒散,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

        他走路的时候踢踢踏踏,身上的白大褂随着他的动作一甩一甩。边走路,他边看着手中的东西。

        那应该不是书,可能是病历档案。

        虽然这个人看起来是人,但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看病历档案的医生?

        我开始觉得这是个特殊的鬼,可能还很强。

        我慢慢往后退。

        对方一直没发现我。在办公桌前坐下后,翘着脚,悠闲地翻起了档案。

        我离开了门口范围,左右看看,身边没有冒出恐怖的东西,再看身后,是空荡荡的走廊。

        我保持着蹑手蹑脚的状态,往楼梯间走去。

        之后下楼,我没再碰到东西。

        走到了住院部大楼的外面,抬头一瞧,我就看到了那唯一有亮光的窗户。

        整个世界好像就剩下这里有亮光了。

        我越发觉得那里古怪,不敢停留。

        要是没有其他去处,或者,我现在要是梦境状态,我还会想着跟着那个罗医生看看。现在这情形却不容我肆意妄为。

        我决定先去找瘦子和南天,再找刘淼。

        我对于找人没有任何头绪,却是不着急。

        这鬼地方,要么只有我一个,要么我们几个就都应该被困在这里。

        广源山那次我都能撑着找到了青叶的人,这次应该也可以。

        等我在医院转了大半天,都没找到离开的路时,我就没那么乐观了。

        这医院非常大,应该是三甲医院的等级。医院大楼一栋又一栋的,新的旧的挨在一起,还有几栋临时的简易门诊室。有不少区域都在动工,修建新房。整个医院被施工用的板子围起来。

        我找了棵树,爬上去后,看到了挡板外的景物。

        这一看,我脸都黑了。

        月光被乌云遮挡,我不能看得很清楚,但那一条黑洞洞的地下隧道还是太明显了,我不可能认错。

        这里应该是在修路,可能是修建隧道,可能是修建地铁。总之,外头是走不通了。

        大概也是因此,医院这一面动工整修了。

        我沿着挡板走,看到了被封闭的医院大门。

        我之前的猜测没错。这大门外的道路就是在做大工程。

        再沿着这路走,我终于是看到了能完好的道路和能容我翻过去的大门。

        我松了口气,疲惫感顿时涌了上来。

        我感觉到了饥饿和干渴。这不是好现象。我在这个异空间居然会消耗体力!

        我心里担忧起来,行走的时候,开始注意两边的店铺。

        我这时候才愕然发现,这些沿街商铺都关门了,卷帘门拉得好好的。

        这不像是意外消失,更像是有计划地撤离。

        这和医院的情况有所不同。

        我提起一颗心,小心提防可能发生的麻烦。

        最大的麻烦在十分钟后出现了。

        我看到了一堵封死了道路的建筑物。

        这条路竟然是个死路!

        我已经没脾气了。

        眼前的建筑物好像是个居民楼,又像是个仓库??赐馇讲闹?,应该是老建筑了。抬头仰望,我没找到能让我攀爬的窗户。

        我这么一看,才发现不太对,回头看看我现在所在的小路,更觉得不正常。

        这路上都没有路名,路也十分狭窄,沿街店铺看起来都是临时板房,就招牌做的花花绿绿的。这些店铺后面则是居民区的建筑。我模糊看到那些居民楼的轮廓。都是三四层楼的样子,建筑外形和民庆常见的居民楼不太一样。应该是很老的房子了,比工农六村更老。

        这么一看,我大约猜出了这里的情况。

        这种地方都不能称之为小区。一般没有物业,也没人管理。就街道还会做点事情。

        房子的房型都很糟糕,面积小,可因为地段原因,这边的房子租金、售价一定都不便宜。房主可能都等着拆迁。政府和企业又都无力支付这种地块的天价拆迁费。所以,这地方就成了鸡肋。

        这条小路和路两边来的商铺一定是违规搭出来的??赡芫褪亲鲆皆旱纳?,医院的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都是他们的客源,有可能还是他们唯一的客源。做生意的小老板或许就住在后头那些居民楼里面。

        我想清楚这些,又觉得无奈。

        要是这医院真的建在这种地方,要出去就有的饶了。

        违章搭建在这种地方根本就是小儿科。这里很多房子,可能初建的时候,就违章搭建出来的。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想要它们都合规,只能推倒重建。

        我呼了口气,原路返回,又翻回到了医院内。

        我已经没了脾气,就沿着医院围墙走。

        不知不觉,我竟然是回到了住院部的大楼。

        “喂,你怎么跑进来的???”

        我听到了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一下子身体僵硬,猛然抬头。

        那个罗医生双手撑着窗台,低头好奇看着我。

        台灯的光芒打在他身上,照亮他半张脸。

        他看起来并无恶意,只是好奇。

        “你是刚进来的,还是之前没走?我好像没见过你啊?!甭抟缴匝宰杂?,声音却是响亮。

        这夜晚,安静得可怕,罗医生声线并不阴沉,说话内容也算正常,我却冒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