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恐怖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567章 取物(2)

    第1567章 取物(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一时间不敢动手,低头看了一眼。

        宋贤还站在椅子旁边,抬着头看我。她的眼睛已经浑浊,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从她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就又看向了柜子。

        柜子里面其实也没有阴气。

        或许就是我多想了。这里就是老太太藏私房钱的地方呢?就是这个藏私房钱的手段有些高,普通人应该不会这么做。

        我伸手按住了那块翘起的木板,摸到了木板边缘,轻轻一掰。

        木板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还挺牢固的,不是电影电视中的那一类暗门。

        我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抓着橱柜边沿,以此借力。握着木板的手加重了几分,一用力,将木板彻底掰断了。

        木板被我掰开一个缺口,能看到其中黑洞洞的空间。

        我将木板放到一边,用手机照明。

        那里面的确是塞了东西,还是个玻璃或者陶瓷的瓶子。

        看起来不像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放松了一些,在将那块木板又掰开了一段。

        如我之前发现的,这橱柜没有精密的暗门,只是在原本的空间中,多加了一块薄木板,隔断出新的空间。就是这加装上去的木板也不是特别精细,不然也不会断裂,出现翘起。

        木板后面放着的瓶子不止一个。一共两个瓶子和一个小木箱。

        相比于粗糙的木板和灰不溜秋的瓶子,那个木箱子看起来就精致许多,似乎是名贵木材制作而成的,上面还有雕花。雕花的缝隙沾了灰尘,和瓶子差不多。

        我将这三样东西一一取下来,又用手机照了一遍橱柜,确认里面没有其他东西了。

        我从椅子上下来,看向宋贤。

        宋贤正在擦拭那两个瓶子。

        可能是放在那里的时间太久了,灰尘擦掉一层,却还有厚厚的尘垢,让人看不出瓶子原来的颜色。

        隐约可见的,是瓶子上斑驳的色彩。这瓶子上原本应该有些花纹的。不是我之前所想的玻璃瓶,也不像是陶瓷的。

        宋贤擦了半天,总算让我看到了一点东西。

        我之前没能看到,是因为两块东西镶嵌在瓶子的背面。上面还刻了字,我的第一反应是名字。

        我心情古怪地看向了宋贤。

        宋贤好似心有所感,自言自语般说道:“阿爸、阿娘啊,总算啊……唉……”

        我越发觉得不自在了。

        宋贤将自己父母的骨灰放在这种地方?

        我倒没有那种封建迷信的想法,觉得这东西晦气。

        都没见到阴气,也没见到两位老人的鬼,想必两位老人早就投胎去了。这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宋贤将骨灰坛子端端正正放好,又看向了那个木箱子。

        她苍老的手拂过木箱,摸索了一会儿,凑过去看了两眼,又直起身,嘟嘟囔囔了一句什么。

        我看她好像很苦恼,就问了一句。

        “钥匙,钥匙忘了啊?!彼蜗椭噶酥赶渥?。

        我拿起来研究了一下,擦掉表面的灰尘,就看到宋贤指的地方有个凹槽,挂锁正好嵌在里面,可以抠出来。那把锁还是个密码锁,和现在转动数字能打开的密码锁不同,这把锁的密码是奇怪的花纹。因为有灰尘,我也看不清那花纹到底是什么。擦了几下后,我发现这锁其实都生锈了,覆盖着锈迹,光擦掉灰尘也没办法看清楚那密码的内容。

        这么个有点年头,又十分精巧的东西,恐怕价值不菲,弄不好还是个古董。

        我不敢随便拿着看了。

        将木箱子放到桌子上,我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我帮您叫您儿子过来吧?!蔽夷米攀只?,要给宋贤的儿子打电话。两人的联系方式我都有。

        宋贤却是一下子摇头,还用力摇了好几下,“不行、不行。不要?!?br />
        “可这个东西,还是得找您儿子来弄吧?让他找人给您看看,能不能给打开了?!蔽胰八档?。

        宋贤没有怎么犹豫,就做了个动作,“砸开来吧?!?br />
        真要砸,也不能是我来砸啊。

        我直接拒绝了。

        宋贤不听我的劝说,抱着骨灰坛子,又要抱着箱子离开。

        这些东西对一个瘦弱的老人来说太沉重了一些。

        我讲了几次,宋贤都不愿意将她儿子叫来。我只能帮着她抱着那个木箱子。

        骨灰坛子宋贤要自己抱着,但也抱不稳,还得我在旁边托一把。

        我要给宋贤叫出租车,宋贤没拒绝。

        下楼,出小区,我还碰到了刚到这里的瘦子他们。

        “咦,奇哥?!笔葑臃畔鲁荡?,叫了一声。

        他跑下车,帮我扶着宋贤。

        “宋奶奶,你怎么来了???这是……呃……”

        瘦子一开始显然没看清楚宋贤抱着的是什么,看出个大概后,他脸色就变了。

        宋贤笑眯眯的,好像那种看到年轻人就乐呵的慈祥老太太,对瘦子尴尬的表情视若无睹。也或许,她眼睛不怎么好,真看不清吧。

        瘦子硬着头皮,帮我将宋贤送到了小区门口,又等到了我之前叫的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只是随便瞄一眼,突然叫道:“就老太太一个人坐车子???这不行不行。这老太太多大了???要有家属陪同的啊?!?br />
        “不用、不用?!彼蜗桶谑?。

        我们也不是宋贤的家属。

        “去万寿墓园?!彼蜗突怪苯佣运净档?。

        我吓了一跳。

        我叫车的时候,定的目的地是宋贤现在住的地方,也就是她儿子那里。

        司机这时转过头来,瞥见宋贤抱着的东西,跟我一样吓一跳,“你们搞什么???恶作剧???”

        “不是,这个……”我为难起来。

        “去万寿墓园?!?br />
        “你叫车的时候可不是去那里啊。你这墓园我也没听过啊。不行不行?!彼净芫?,“这地方我听都没听过。哪儿有万寿好墓园???这边就是仙鹤什么的吧?不是民庆的墓园吧?”

        宋贤有些吃力地听了司机一番话,又露出了那种苦恼的表情。她好像也搞不清楚那个万寿墓园在哪里。

        瘦子开手机查找,只在首都那里找到了个同样名字的墓园。民庆这附近的确没有这么个地方。

        司机不肯载客,瘦子威胁投诉,他都不松口,看来是真的不愿意去,也不认识路了。

        宋贤没有纠缠,就从车上下来了。老太太的表情变得委屈又可怜。

        我和瘦子面面相觑。

        我再次劝说找她儿子处理这件事。

        “我自己去?!彼蜗捅ё殴腔姨匙?,还想要接过我手里面来的木箱。

        我不可能就这样放手。

        “要不这样,您先回去。这东西,还是给您放在家里面。等弄清楚怎么去了,再叫车来拿?”我哄劝道。

        总要暂时将眼下的事情给摆平了。之后宋贤要忘记了,那也就算了。再不济,我也能偷偷通知她两个儿子,妥善处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