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恐怖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八三二章,你赢了【第二更】

    第八三二章,你赢了【第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昆刚刚随着和尚一起沉了下去,和尚的表情,最后一抹眼神,对世间的绝望,让秦昆愤怒而无力。

        不知什么时候,湖水消失,秦昆浑身湿漉漉的,力气已经被抽空。

        他坐在一处石磨上,看见一群军爷在抓壮丁。

        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在反抗,他的妻子、孩子在尖叫,男子被那群军爷埋在地里。

        他的孩子被压在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脑袋被剪下,他的母亲,被那群军爷拖进了屋子,那个男子的脑袋飞到秦昆脚下,秦昆想要捧起他的脑袋,却抓了个空。

        秦昆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那男子的孩子扑到父亲的脑袋上,将它捧起,秦昆看到那双眼中的绝望、疯狂、发自内心的愤怒和怨毒,以及潜藏在眼底的无奈,眼神彻底暗淡前,秦昆发现他眼球转动了一下,看了他孩子一眼,最终停留在妻子消失的方向。

        疯了……

        秦昆觉得自己彻底要疯了……

        他捂着脸颊,巨大而悲痛的负面情绪,涌入头顶,愤怒又怎样,无力反抗!他触摸不到这里的一切,改变不了这里的一切,甚至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和遗言。

        哀痛地捂着脸颊,发出兽吼,涕泪滚滚流出,他不想体验这种感觉了。

        秦昆跪下,看着天空,他跪在地上看着天空,第一次给老天在磕头。他不想体验这种感觉了,真的会疯啊……

        这里的一切不会以秦昆的意志为转移,跪在地上的秦昆发现自己到了一处破烂的房子,猪圈一样的地方,屎尿横流,房间里的东西被砸的稀烂,一个疯了的华服男子拍打着门,表情绝望地央求着出去。

        没人理他。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他的墙上,画着密密麻麻的‘正’字,幽闭的空间,绝望的空间,他面前摆着一条麻绳,一瓶毒酒。

        秦昆已经麻木了。

        他看到墙上三个血迹干涸的大字杀了我。无奈而疲惫一笑。

        不知道陪着这个人待了多久,最后一面墙上的‘正’字已经写满。

        幽闭的空间让那人彻底变成疯子。

        他神经质似的在笑,干着一些神经病才能干得出的行为,最终熬不过这种幽闭的恐惧,他将麻绳绑在房梁,透过窗棱,看向外面,他的妻子和家中的管事毫不避讳地在调情。

        男子咬碎了牙齿,似乎要将眼珠子瞪出,将他们的模样烙在脑海。

        房梁下,两只脚垂悬空中,舌头伸的很长,死不瞑目。

        秦昆靠在房间墙壁上,看着月光透过窗棱洒下,将那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还没消失吗?

        秦昆看到周围的环境还在,直到这具尸体腐烂,变臭,头发已经快长到了地上,铁质的门才被打开。

        有关男子的一切东西被扔了进来,一把火,将他的存在付之一炬。

        ……

        秦昆重新走入黑暗。

        迷茫,无措,怅然若失,行尸走肉一样,自己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

        虚无的一切,随着麻木的行走,出现变化。

        那是一座低矮的山头。

        山上有座道观。

        道观中,横尸无数,无数难民抱团哭泣,将仅有的食物供给了大殿上的三清塑像。他们在磕头,在祈祷,甚至不管不顾老人、小孩的死活。

        秦昆看到外面,无数蛮夷士兵咬住一小撮军队,在山中鏖战。

        傍晚,夕阳泣血。

        一个穿着补丁,两鬓修长的年轻道士,看着落难的村民,双目睚眦欲裂,眼角热泪滚滚。

        道士给难民安排了地方,擦干眼泪,走到三清下后,使出浑身力气,将金身塑像砸的粉碎。

        他的举动让身边的六个道士有些错愕。

        年轻道士将道袍后摆拨开,坐在首座。

        秦昆坐在他对面的门槛上,看到年轻道士嘴唇翕动,自己也慢慢张嘴,和他的唇形变得一致。

        “独守扶余震八荒?!?br />
        “不拜三清又何妨?!?br />
        “我得无量天尊业?!?br />
        “青天不见白骨乡?!?br />
        这是愤怒的宣告吗?恐怕是无力的咆哮吧……

        秦昆笑的悲凉,看到年轻道士将一个扁平木盒捧出,年轻道士用刀刺入额中,往下竖划。

        刀痕歪七扭八,脸颊鲜血如注,血液滴在木盒里,一张脸颊被切割成二。

        木盒里不知盛放的是什么,突然红光四射,年轻道士一半脸颊瞬间煞白,一半脸颊瞬间漆黑,他的头发开始脱落,两颗眼球先是变得通红如魔,然后红色消退,变成一个纯白一个纯黑,刚好与脸颊颜色相反。

        秦昆错愕一怔,看到三清殿中,年轻道士脱下补丁道袍,身上同样黑白分明,似乎还有一些奇怪的蜿蜒疤痕,年轻道士穿上一身暗红长袍,长袍向下滴着血,年轻道士戴上帽子,遮住面目,朝着山下走去,魔头一样决然。

        一黑一白的眼球,迎面而来,随着年轻道士穿过秦昆的一刹那。

        秦昆彻底醒了。

        他还在十死城的蜃界里,面前曼吉陀变成半人半虫的怪物,羊头杖从自己喉管插下,秦昆睁眼时,正对着他。

        “哈哈哈哈哈哈……蛊音都对抗不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八方吊命!”

        八根绳子自虚空落下,吊住八只甲虫,提了上去。

        “没有用!”曼吉陀兴奋大笑。

        少了八只,还有成千只,有什么用!

        秦昆周身七条阎蝎索突然崩散。

        火星四溅,每条阎蝎索是七十二根铁环,环环相扣,代表地煞之数。

        七根就是五百零四环!

        五百零四环的铁环,刺入巨虫脑袋中,变成一个牛鼻环一样的东西。

        “八方吊命?。?!”

        虚空中,绳子再次下来,迅速穿过铁环向上提去。

        每根绳子上,63只巨虫拴在一起,挂在虚空上。

        “拔头术!”

        五百多只巨虫,随着秦昆将吊命绳使劲拽动,脑袋瞬间被拔下,挣扎一会便挺尸在地。

        他们的脑袋被挂在铁环上。

        “飞头术,冥爆!”

        铁环收回,脑袋飞出。

        周围巨虫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五百多只的巨虫脑袋,每个都如牛头一样大,悉数爆炸,巨大的波动死伤无数。

        “怎么会这样??。?!”

        曼吉陀大惊失色。

        怎么一瞬间,自己的蛊虫就损失大半!

        他瞬间收回咒语,牛一样的巨虫再次变小,回到他身上。

        秦昆看到他恢复原样,也瞬间收回阎蝎索,铁环再次重组,缠在身上,摇曳如蝎尾,勾住曼吉陀。

        “昆仑魔,我小看你了!”

        曼吉陀体质特殊,受伤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身上的蛊虫,也在大幅度繁殖。

        秦昆面无表情:“刚刚那个振翅声不错,我差点就着了你的道了!”

        曼吉陀得意狞笑:“是吗,你拜我为师,我就教会你。我有点喜欢你了!”

        秦昆僵硬一笑:“我也有点喜欢你了,准备好了吗?振翅声来了?!?br />
        曼吉陀一怔,秦昆收起笑容:“反死术!”

        刚刚承受的一切痛楚,以意识攻击的形式反馈给曼吉陀,曼吉陀忽然发现,自己脚下竟然多了个影子!

        那个影子痛苦扭曲,正是刚刚受到振翅重创的秦昆的模样!

        曼吉陀痛苦一瞬,突然自断双腿,蛊虫化作的新足出现,踩在地上,与那个影子脱离。

        “这种形式的精神攻击,伤不到我!”曼吉陀咆哮!

        “那物理攻击呢?”

        秦昆浑身的铁索,突然在驱动下以高频的速度震荡起来,声音刺耳尖锐,比起刚刚曼吉陀蛊虫的振翅,还犹有过之!

        呕

        魔音灌耳,曼吉陀瞳孔收缩,呕出鲜血,一轮佛月自秦昆脑后升起。

        “月坛灵山有妙法,临江天洪化凡灾!”

        “百劫癸水!”

        一道突如其来的潮汐巨浪,将曼吉陀拍倒在自己面前。

        曼吉陀浑身狼狈,巨浪没伤到秦昆一丝一毫,泥沙水草却灌了曼吉陀一嘴。

        曼吉陀咳出泥沙水草,秦昆摸出一把锥子。

        万世供奉化佛仙,凿命一锥成云烟!

        只打棺,不伤鬼,但杀人!

        湿漉漉匍匐在地的曼吉陀想挣扎起来,秦昆扬起手,凿命锥刺下。

        “够了!”

        琴音戛然而止,秦昆身边,一只枯槁的老手抓住了秦昆的手腕。

        “你赢了?!?br />
        “获胜者,昆仑魔,臭魁?!?br />
        蜃界破碎,秦昆出现在死宫,身边,臭魁早已解决战斗,挠了挠肚皮,拍了拍秦昆肩膀。

        鸦雀无声的死宫,秦昆、臭魁依然意识清醒。

        三连胜!

        两位冥河级宿主,对阵黄泉级宿主,三连胜。已经败了六人,蒲团上还坐着四位黄泉级宿主,此时看到秦昆、臭魁毫无伤痕的模样,面色灰败。

        “暮神,今日我弃权,和这两人斗,境界被压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br />
        一个声音出现,死宫中哗然。

        这个声音间接承认了秦昆、臭魁的地位。

        而且其余三人,皆开口附议。

        老裁判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今日再无人挑战你二人,可以走了?!?br />
        秦昆眼角动了动,看向这些不敢应战的人,表情僵硬,用手在脖子上划了划。

        “狂妄,你想单挑吗?!”

        “想?!?br />
        “你……”

        刚刚喊话的那个黄泉级宿主,突然发现自己莽撞了,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哼!”他冷哼一声,无视了秦昆的回答,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