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荆楚帝国 > 第二十六章 嫁娶

    第二十六章 嫁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个十七岁的誉士,充满梦想的年纪加上战场上的生死历练,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们真正害怕,也没有任何事情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做不到。相对于一切皆有可能的他们,郢都城内的封君则觉得天一夜间塌了,他们觉得当初‘支持’熊荆为太子完全是个错误。

        春申君黄歇为令尹,喜欢用游士、官吏取代封君以及世袭尹公,但碍于楚国国情,官吏化的推行多在鲁地、宋地以及吴地,封君们是捞不到好处的;熊荆即位后,他们则希望熊荆能尽撤官吏,把县邑交给他们,又或者是打击世袭尹公,把老公族的县邑交给他们,结果……

        官吏真的尽撤了,接手的却是誉士;不勤王的老公族不但没有惩处,反而得到了赦免,不但得到了赦免,反而把县邑承包给了他们。说是承包,实际就是分封。如此折腾下来,他们还是领谷禄吃闲饭,啥也没捞着。

        “君上,我等一心忠于大王,大王岂能、岂能……”鲁阳君府上,纪陵君正带着一帮封君哭诉。和那日昭黍一样,他觉得自己这些人被大王抛弃了,心里面全是委屈。

        “君上,老公族早就对大王存谋叛之心,大王行承包之制,祸也!”安陵君大喊。

        一堆封君像女人那样埋怨,鲁阳君鲁轻脾气再好,也有些不耐烦了。这些人一年万石谷禄,平日里就知道吃吃喝喝,除此,文雅的只爱作诗咏赋,粗俗的则是斗鸡走犬?;菩背蹙涂床黄鹚?,只是碍于大王和公族的体面,每年不得不给他们谷禄。

        “君上,大王为何不治彼等不勤王之罪?”纪沮君算是冷静一些,语气中少一些埋怨。

        “为何?”鲁阳君苦笑?!镑檎饺?,高府积谷都已吃光;鏖战三年,大府金银都已用??;鏖战三年,士卒皆已疲惫??烧绞虏恢?、秦军未退,要想止战只能再战,再打垮秦人方能罢战。不赦免彼等又能如何?”

        “高府谷尽,然粮秣有齐国输入;大府金尽,然造府日进斗金;士卒疲惫,但我楚师以少胜多,连败秦军。这……”纪沮君还是不解,他不管县邑已有很多年。

        “齐国输运的只是军粮,你可知如今大市粮价几何?”鲁阳君反问?!霸旄肥侨战方?,然金多而无粮,总不能人人食爰金吧?士卒确能再战,可要是楚军败了全军尽墨,当如何?”

        鲁阳君反问下,纪沮君无言以对。鲁阳君说罢再道:“大王并非不体恤你等,可你等平日又作何事?去岁要你等报建私卒,你等建否?去岁要你等自请去江东开荒,你等请否?”

        “我等……”封君们个个哑言,这两件事都曾倡议过,可郢都这么舒服,谁舍得跑去江东蛮夷之地开荒立邦?蝮蛇蓁蓁、雄虺九首,江东蛮夷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骨为醢,那地方想想就全身发毛;建私卒则要人,自己虽然衣食无忧,但为了省钱,府里只有隶臣和下人,养那么多甲士,自己还能剩下几个钱?

        “明年起,”鲁阳君直言相告道:“大王将不再发你等之谷禄?!?br />
        “??!”封君们几欲跌倒,他们冲上来拽着鲁阳君的袖子,道:“岂能如此?岂能如此?大王岂能无信!”

        “大王如何无信?”鲁阳君不屑,“不发谷禄,只发降卒、农具、种子,还有一片江东之地。你等要食粟要斗鸡,自己去种吧?!?br />
        “君上!”一片哭诉之声,纪陵君大愤?!暗降资撬撕ξ业??我拼死……”

        “无人害你等?!甭逞艟??!袄戏蛞彩侨绱?,屈景昭三氏也是如此。不过到底是大族,大王已封昭氏于余杭,封屈氏于富春,封景氏于乌程,每氏授降卒万人?!?br />
        “为何他们可封城邑,我等只能得荒地?”射皋君不甘道。

        “江东之地,城邑和荒地有何不同?”鲁阳君失笑?!八匠且?,不过是个土城,住着百十户人家罢了。时至今日,不知你等为何还有怨言?屈、景、昭三氏如此大族,也已遣媒人往江东招婿了。去岁所封武原君说是死了正妻,三氏闻之都想嫁女于他,日后好在越地立住脚。

        你等家里有女儿的,何不也遣个媒人去往江东,日后自己去了也好有个照应。便是没有越人,也可以嫁个誉士。誉士皆有一闾之地,麾下又有甲兵?!?br />
        “君上,誉士多为公族,彼此同姓怎能嫁娶?”女子嫁誉士已变成楚地风潮,特别是那些商贾,更以誉士女婿为荣。如今誉士分封于闾,地位更高,上门说媒的人那是踏烂门槛,可惜的是誉士多孙公族,大家都姓芈,怎能嫁娶。

        “你等没看今日报纸?”鲁阳君抖出一张昨日的大楚新闻?!耙揭纠胍晕?,据他四十多年研究证明,同姓三代之后嫁娶对生殖无妨。故他昨日已上书谏请大王废除同姓不婚之禁,只要证明同姓是在三代之外,皆可嫁娶?!?br />
        大楚新闻头条头版,刊着那位可开膛破肚、取血续命,被士卒称为神医的昃离的《谏同姓不婚书》。对贵族而言,婚姻即政治。这份谏书一旦被大王准允,产生的余波将无穷无尽。总而言之,同姓可婚对王族是不利的,对公族是有利的,因为公族间一旦密切联姻,势必会形成更大的政治集团,以对抗郢都的王权。

        封君们没有再多说什么,大王心意已决,自己无钱、无兵、无地,只能随波逐流,任大王安排。有女儿的人家或许还能嫁个好女婿,靠着女婿或者亲家支撑衰弱已到极点的家业,没女儿的人家那就真的只能去江东开荒了,哪怕是建私卒,也要有地才行。

        五月的太阳已经狠毒辣,纪陵君出了鲁阳君府还有些浑浑噩噩,他真不明白自己这些人怎么就被大王抛弃了。忠心难道不重要吗?老公族有自己忠心吗?大王为何要赦免老公族,趁此机会把他们全部关起来,然后派自己这些忠心之人接管那些县邑不好吗?

        想着想着,他越发觉得大王此策大误。到了城东南的府邸门口,他又买让御手调转车头转向王宫,他要面见大王。马车虽是四轮,可拉车的确是两头牛。这牛不知怎么回事,御手怎么鞭策就是拐不过这个弯。马车进进退退间纪陵君几乎要被摇晕了,他只好让御手前行回府——牛既然不然他去,他强要去进谏恐怕不吉利。

        “夫人且看,”纪陵君府上,穿花履的媒人宝贝式的打开一张写满名字的楚纸,笑对纪夫人道:“这些便是未加冠的誉士贵人?!?br />
        “未加冠?”纪夫人本是妾,正妻死后生了个儿子,扶正成了正妻。楚纸上第一个名字便是逯杲,除了家世,纸上还写着他莒城之战、穆陵之战智取齐人之功,年纪只有十七岁。

        “夫人有所不知,我楚国民户数十万,誉士仅万七千人。万七千人中,已婚未婚者各半,未婚誉士中,有婚聘者又是逾半,余下仅三四千人。这三四千人加冠者不过十之五六,余者皆未加冠。女公子若要嫁与誉士,当选未加冠者为妥?!?br />
        媒人含着笑,贵人再尊贵,也要靠她这种人婚聘嫁娶。她一到纪陵君府就知道这户人家离落魄已经不远,好在家中那位女公子虽不是花容月貌,但身长几近七尺,这已经算是美人了。若不是非要做正妻、非要嫁与楚人,以这种身长做诸国大王的嫔妃也无不可。

        “那便此人吧?!泵挥醒∨旁诘谝坏腻株?,这是小氏,纪夫人选了第二名的屈过。

        “然也?!泵饺诵睦镆巡碌郊头蛉嘶嵫∏佣清止?,小户人家就知道看名声,殊不知屈氏听说已经封到江东去了,自己家的女儿一心想要嫁给越地的越人。

        “夫人,君上已回府?!逼腿肆⒃谔猛赓鞲?,一会就听见纪陵君的声音,他正在喊女儿。

        “匹双、匹双……”纪陵君的声音在堂室里回荡,纪夫人只好让仆人送走媒人,又赠了她几颗小一些的宝珠,这才急忙应声道:“君上、君上,匹双在苑囿?!?br />
        纪府亦如王宫,东堂室西苑囿,只是这个苑囿很小。纪陵君喊女儿的时候,他的宝贝女儿,纪府的女公子纪匹双额头正冒着汗,她正对着一个根管子使经吹气。肺里的空气顺着管子吹入一个倒扣于水中的玻璃瓶中,瓶壁上是密集的刻线。

        “公子,加疾也!公子,加疾也……”几个奴仆有的抱鸡,有的抱犬,还有的竟然抱了条小蟒蛇,全在给她打气。见玻璃瓶里的水位下降到十三升的位置,奴仆们喊得更急:“加疾!加疾!加疾……”

        这时候纪匹双早就涨红了脸,她小小的肺里只有这么多气,水位只能下降到十三升的位置,再吹肺里已经没气了??伤允遣桓?,哪怕肺里没气也不愿认输。

        “匹双……”纪陵君的声音终于传到了苑囿,纪匹双大眼睛一睁,赶忙将管子吐出,又指着测肺气量的瓶槽低语道:“速藏之、速藏之?!狈愿兰?,她急忙擦汗,灵气十足的脸庞立刻换成贵女们常有的娴熟端庄,这才走着小碎步荡着腰间的配饰,迎向自己的父亲。